撩成熟男人有什么方法70岁的老汉一夜硬四五次续命荒岛

冰冷的雨水从天空落下把我打醒,我睁开眼看到头顶的机舱被豁出一个巨大的裂口。

机舱里的线路因为雨水的浸湿,嗞嗞作响。

我环顾四周,坐在我身旁的哥们被一根钢管刺穿了心脏,鲜血正不停的往外冒着。

前排的大叔被一块钢板给活生生的腰斩了,他下半截身子还拴在坐椅上,上半截身子却躺在客机走廊里,肠子洒得满舱都是。

大叔身边女人的脑袋被钢板削掉一半,她朝一边歪着头,黄白的脑浆顺着身子往下淌,头盖骨已经不知所踪了。

我咽了一下口水,解开安全带站起来,结果两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。

我站在过道上朝前方看去,机头已经摔得粉碎,机身残骸和尸体混杂在一起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了。

冰冷的雨水打在我脸上,让我的大脑越来越清醒,这时我听到一阵咳嗽声。

我顺着声音找去,一张漂亮的脸蛋映入我眼中,她给我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漂亮,天生带着一种出尘的气质。

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。她伸出手无力的对我说:“救我……”

我动手解开她的安全带,突然机舱里发出一声砰响,一股焦糊的味道在机舱里弥漫开。

我意识到飞机有可能会再次爆炸,要赶紧离开。我可不想死在这里!

当我转身要走时,我看到她眼里全是绝望,我的恻隐之心动了一下。

一直单身的我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,她就这样死了,是不是有点可惜?

我咬咬牙把她抱起来,“搂住我的脖子。”

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,雨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裙子,里面白色的内、衣若隐若现,而且她的腿很长,一双白皙的小脚套在一双蓝色的凉鞋上。

砰!又是一声爆炸,我看见机舱的一处线路噼里啪啦的往外窜着火花。

我立刻害怕了起来,抱着她朝飞机的断口跑去。刚跳下飞机,我又听到机舱里响起一声尖叫。

我怀里的美女下意识的揪住我的衣服,我放下她,说:“你找个安全的地方,我回去看看。”

她点了点头,抱着自己双臂,步履蹒跚的朝沙滩走去。

我顺着声音找到休息室,掀开布帘,一名空姐躺在墙角闭着眼睛疯狂的挥舞着双手,一个鲜血淋漓的头盖骨正好落在她伟岸的xiong上。休息室里还有一股尿sao味,我朝她身下看去,她腿上黑色的颜色有浅有重。

我壮着胆子拿开那块头盖骨,突然她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臂睁开了眼睛,眼睛里全是惊恐。

“深呼吸,冷静!冷静!”我安抚着空姐。

砰!

休息室的机顶突然爆炸,火花嗞嗞的往下掉。在空姐的尖叫声中,我扑到她身上,火花基本落到了我背上,我

的手背也被火花打到,像针扎一样的疼。

“快点,快点离开机舱,这里很危险!”她对我说。

我扶着大、xiong空姐走到走廊,一个穿OL职业装把头发盘起的美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她低着头扶着脑袋,看样子晕得不轻。

我把空姐扶到断口处,对她说:“还有人活着,你先下去。”

她冲我点点头,叮嘱我小心点。

我走到美女面前问道,“行不行?”

美女摇摇头,什么也没说,这时机舱尾部发出一声闷响,接着黑烟就冒了出来。我一看起火了,咬着牙把美女扶到肩上,把她扛出了机舱。

我最后一次回到机舱里已经是浓烟四起,我弯着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,还有人活着吗?

就在我要撤的时候,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机舱尾部传来。机舱的尾部已经烧了起来,浓烈的黑烟中红色的火舌若隐若现。

我握着拳头对自己说,“救了那么多,不差这一个了!”

我捂紧口鼻一排座位挨着一排座位找,浓烟熏得我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,我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。

终于在最后一排找到了,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被呛得快不行了,我解开她的安全带抱起她就跑,我感觉飞机就要爆炸了!

我跳下飞机的时候,还有一个烟熏妆的妹子也跟着跑了出来。

飞机外面的沙滩上,空姐指着机尾对我大喊:“快跑!机尾起火了,飞机要爆炸了!”

空姐刚喊完,机尾就轰的一声炸了,前面的机舱跟着抖了一下。

跑!

我抱着眼镜妹朝空姐她们跑去,那个烟熏妆的妹子紧紧跟在我身后。

还没跑出多远,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从身后传来,我本能的扑倒,把眼镜妹护在身下。

第2章

轰!

飞机彻底爆炸了。

连续好几次的剧烈爆炸,我被震的头晕耳鸣。

等到彻底没了动静,我甩着头从沙滩上爬起来。我吐了口吐沫,拍拍衣服上的土。

我看着四周,碎钢板和断棍七零八落的扎在沙滩上,到处都是燃烧的飞机残骸,人的残肢断体随处可见。

这下是没有人能够活下来了,我不禁感慨自己的命真大。

雨点变得稀稀疏疏,一阵海风吹来,冰凉又刺骨。

眼镜妹跪在沙滩上,捂着脸哭了起来。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了一下眼镜妹,一脸的不屑。空姐她们三个走了过来,长腿美女和大、xiong空姐一起安慰着眼镜妹,职场女人抱着胳膊走到我面前。

她对我伸出手说:“夏岚,华宇集团总裁。”

我握了握她的手,自我介绍道:“陆忆。”

夏岚身上上位者气势很强,而且她的腰肢特别细,就是人们常说的水蛇。她点点头扫了一眼其他人,说:“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。”

长腿美女抬头看了夏岚一眼,表情很平静,“林仙儿。”

“我叫王妍。”美艳并且xiong很大的空姐回道。

“我,我叫张喜儿,上海师范的大二学生。”眼镜妹哽咽的说道。

夏岚看向那个烟熏妆的妹子,她冷哼了一声,“蒋丹丹,蒋天华是我爸。”

“你是蒋氏集团的千金?”夏岚有点意外。

蒋丹丹打量了一下夏岚,“怎么,你知道我爸?”

夏岚淡淡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她冷哼了一声,跺跺着脚,搓着胳膊,说:“冻死本小姐了,你们接着聊,我要去找避风的地方了。”

海浪拍的沙滩哗啦啦响,一阵海风吹来我们几个冻得直打哆嗦。

“走吧,先找个避风的地方。”我也提议着。

我们六个沿着沙滩走,在很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处礁石滩,那里有几块巨大的礁石正好围成一个巢,是一处天然的避风场所,蒋丹丹是第一个钻进去的。

“大家先在这里休息一晚,飞机坠毁的时候机长已经发出了求救信号,我相信搜救队很快就会找到我们的。”空姐王妍说道。

我点点头,看向其他人。

眼镜妹张喜儿擦擦眼角残留的泪水,惊喜的说:“那我们很快就能得救了。”

林仙儿抱着胳膊像在思考问题,夏岚皱着眉头捣鼓着手机。

“你们的手机有信号吗?”夏岚对所有人问道。

我掏出手机一看,手机屏幕碎的稀烂。林仙儿和王妍的手机还能用,但也没信号。张喜儿的手机是怎么也开不了机。

“大家都把手机关机吧,保存一下电量,或许明天在其他的地方能收到信号。”王妍对所有人说道。

这时我感觉有点冷就裹了裹衣服,

顺便往人多的地方挪了一下,正好那个叫蒋丹丹的富家女就在我旁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bjl2008-chin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