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你给我多一点点温柔校贷的风流事

喝我水,和我睡

我叫毛文希,今年26岁,本职是喜洋糖酒公司的一个业务员。

我走上放贷这条路,以及放出的第一笔,都要从一个叫虞菲的女大学生说起。

被相恋了五年的女朋友甩了之后,那天我开着胖子的破大众,到南林校城去打野球,准备走的时候,想起胖子跟我说前段时间他把一瓶水放到车顶,在这里真的约到一个学生的妹子,打了一炮。

把水放车顶,就是“喝我水,和我睡”的意思。水的价格乘以一百,对应不同的炮资,大概就是矿泉水200,绿茶300,脉动400,红牛600。

我一个月都没碰女人了,看着外面女学生青春无限的身子,突然特别想艹一个嫩的穴。

我把一瓶绿茶放到引擎盖上,等了一会,快要泄气的时候,忽然一个扎着马尾辫,穿着藕色连衣裙的女生,极快的拿起绿茶,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。

说实话,我有点激动。这妞皮肤很白,有些消瘦,胸虽然不算大,但是小鸟一样,看上去就舒服。腿上的皮肤滑如凝脂,看来是很注重保养,更给人一种柔情的香怜之感。

没有我前女友丰腴,但那种清纯柔弱的气质,要更胜一筹,让人特别想扒光狠狠驾驭的那种。

“毛哥?”我还没开口,被她一句话给问懵了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“你不是毛哥?”她可能是渴了,拧开绿茶的盖子,仰脖子喝了一大口。脖子很白,更主要的是,我从她举起的胳膊下,隐约看见里面粉色的罩罩。

说实话,我看上她了。这一刻,真的想把她放倒,好好弄一顿。我从她的说话,知道她跟一个叫毛哥的人约好了,而且她应该没见过那个毛哥,所以才会把我当做毛哥。

特么送上门的小白菜,不拱白不拱啊,我笑嘻嘻的说“我是毛哥”。老子又没有说谎,确实姓毛。

她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就是虞菲,走吧。”

“虞菲……去哪儿啊?”

没想到虞菲质疑的看了我一眼,有点羞涩的道:“你说去哪儿?我这跟你是第一次,你总不能把我随便拉个小树林打野泡吧?”

说实话,我有点被搞懵逼了。不过反应过来,心又在狂跳。我急忙说“哪儿能呢,当然是开房间。”

我承认自己冒充“毛哥”带虞菲去开房间,有点无耻,但是若不是虞菲主动说出来,我也不会这么做。我虽然第一眼看见她,就想弄她,但至少也会假惺惺的追求一下吧。谁知道虞菲本来就是准备让“毛哥”操练的。

她能让没见过面的陌生人操练,应该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,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。

带她开了个房间,一进门我就忍不住,从后面抱住她,两手绕道前面,握住了她胸前的两个乳鸽。那种禁欲可长时间,一朝妙体在抱的感觉,让我老二腾的一下就硬了起来,像根棒子一样杵着虞菲的紧致的小翘的臀。

她可能是没想到我有那么大,略微有些紧张的扭动着,抓着我的手,低声说:“你身上都是汗味,要不要先洗洗澡?”

我说:“这不是汗味,都是荷尔蒙的味道,想不想跟我一起大汗淋漓?”

她噗嗤笑了一声,挣脱我的手,极快的跑进了卫生间。

竟然还有些羞涩!

这更惹起了我的性子,我三下五除二脱了球衣球裤,老二像炮台一样顶着内内,就追了进去。虞菲站在淋浴下,用手试着喷头的水温。看见我冲过来,她急忙放下喷头,道:“别急,让我脱了衣服,我可不想一会没衣服穿……”

我看着她纤细的腰身,在藕色连衣裙下,显得亭亭玉立,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起来一股邪火,从她手里抢过喷头,对着她喷了起来。

她叫了一声,然后从上到下,都被我用喷头浇的水淋淋的,头发滴着水,裙子紧紧贴在身上,曲线毕露,脸上的表情,像被强干了一样,有些无助。我实在忍不住了,把喷头插在墙上,然后抱住她,撩起湿漉漉的裙子。

看着她两条细嫩洁白的腿像一对象牙筷子一样,我扒下内内,把炮筒在她两腿之间摩擦。喷头里的水洒在我们两个人身上,她微微弯着腰,嘴里开始哼哼。

“我找不到路,你帮帮忙。”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。

虞菲还真懂事,伸手从胯下抓了住我的炮筒,放到了炮口。

“轻点……”或许是没见过这么大的,我能感觉到她有些紧张。

她真的很紧,我顶了几次,才算全部顶了进去。那种被紧紧包裹的感觉,真是不要太棒!

我实在忍不住了,也不管什么操之过急容易造泄呀了,九浅一深的兵法套路也不管了,只想疯狂的艹,让想射的感觉引领着我,一路冲上潮流高涨的巅峰。

第一次,可能是禁欲太久、加上虞菲那里实在太紧致,我不到十分钟就缴械了。感觉我想要发射的时候,虞菲还提醒我“不要射在里边,你没戴安全的套!”

可是我什么也管不了了,抱着她一阵冲刺,滚滚的热的浆都喷了进去。受热的浆的冲击,虞菲哆嗦了一下,紧紧的夹着两条细腿,咬着牙,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来,她丢了。

那一刻,我敏感的棒子,真的感受到了她里面的收缩和蠕动……

然后,我们才好好洗了个澡。现在我开始感到,先前把虞菲的裙子淋湿,实在是个英明的举动。她把裙子洗了,放在阳台晾晒,所以我可以抱着她光溜溜的身子,多享受享受。

方才只顾着玩腿了,现在把呀玩着她胸前的两团乳鸽一样的白酥肉,我真有些爱不释手。

下面的炮筒,又翘了起来。我把炮筒放在她两腿之间,说:“再来一次。”

她咬了咬牙,拒绝道:“说好的,一次抵一个月利息。那这第二次算什么?”

“什么利息?”我特么又一次被搞蒙了。原本我只是以为,她是在跟网友约,现在看来,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。

虞菲听了我的话,忍不住坐了起来,有些着急的看着我,说道:“你不会是想抵赖吧?”

2

第二章:走上放贷之路

我快速分析了一下,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这个虞菲借了一个“毛哥”的钱,约定的有利息,现在到期没钱还账,这是以肉抵债来了。

如果我此时说出我不是那个“毛哥”,她八成就不让艹了,可是看着她这个时候的样子,胸前那少女一样浑呀圆挺翘的一对乳鸽,小巧的蓓之蕾像红红的鸽子嘴一样,我真的有些米青虫上脑,欲罢不能。

于是我把她搂在怀里,笑道:“毛哥怎么会赖账呢,你说说,你借了我多少钱,一个月多少利息来着?”

虞菲被我摸得有些迷乱,道:“不是三千块钱,一个月利息五百吗?毛哥,你可不能赖账。我这次抵一个月利息,下个月,就连本带利都给你。”

我心里有底了,不就是一次五百块钱嘛,老子还付得起。可是我不想直接用钱来说事,手指在她蓓之蕾上轻轻揉呀摸呀按捏着,下面的炮筒,在她两腿之间摩擦,说:“跟毛哥只能谈钱吗?你现在不想要?”

虞菲的身子哆嗦了一下,闭着眼睛,咬着牙不说话。

女人或许善于说谎,可是她们的身体是诚实的。在我的抚摸之下,虞菲挺翘的乳鸽,变得又热又涨,两颗粉色的蓓之蕾,像葡萄一样硬硬的,我忍不住,低头含了住,用舌尖挑逗着。

虞菲开始发出不由自主的低吟。

我一只手下滑,越过一片芳草地,进入神秘的三角地带,诱人的桃源渡口,在我火热炮筒的摩擦下,早已水湿迷津。我分开她两条白呀皙滑呀嫩的细腿,这一次没费劲,就全部进去了。

“虞菲,你觉得毛哥怎么样?”我一边用力狠狠地动着,一边问身下的虞菲。

虞菲俏颜粉红,睁开眼,迷蒙的看着我,咬牙道:“小沁说你很丑,还是个武大郎……”

“武大郎?”

“三寸丁……”

“靠!”我用力顶了几下,道:“这是几寸?”

虞菲咬牙道:“有五六寸吧……”

我说:“那你还觉得我丑吗?”

虞菲咬牙道:“不丑……”

我看着身下虞菲不胜娇羞的样子,真的是满满。摁着她两条腿,发泄着我的。

大学时候,我就是系篮球队的,参加工作以后,也经常运动,体力还是很充沛的。这一次,足足弄了四十分钟,换了好几个姿势,最终才冲上巅峰。

这一次,我没有发射在里面,而是关键时刻拔的出来,喷了虞菲一肚皮。她已经说不出话来,喘息了半天,才伸手从旁边拿过卫生纸擦了擦。

“我要走了,晚上约了小沁……”

这时候外面的天已快黑了,我知道不能再留了。虞菲说的小沁,应该跟那个放贷的“毛哥”是熟悉的,虞菲见了她,我做的事情,一定会穿帮。

本来艳遇一场,我口头说免虞菲两个月利息,把她打发走了,也没什么。反正她也不知道我是谁,发现白白被日了,也找不到我。可是看着虞菲的样子,我还是有些不忍心。毕竟刚日了两场,我对她的身子,还是有些依恋。

于是我说:“其实我不是毛哥。”

“什么?”虞菲楞了一下,竟然红了眼圈。

“不过你别担心。”我把钱包里所有的五百块钱拿了出来,说:“我现在身上只有这么多,你先拿着。把你号给我,或者你跟我走,我再取五百块钱给你。”

两炮一千块钱,虽然贵了点,不过我觉得还是值的。

虞菲有些不自然,看着我手里的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bjl2008-china.com